KAIRUN新闻动态

主页 > 新闻动态 > 新闻动态

记者失踪案引发沙特王储形象危机 特朗普也尴尬

投资5000亿美元打造未来城市NEOM、带领沙特重返“温和伊斯兰”国家……去年10月末,在利雅得五星级利兹卡尔顿酒店中举行的首届“未来投资倡议”(Future Investment Initiative)国际会议上,意气奋发的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积极勾勒着他为这个古老王国设计的宏伟蓝图。

彼时,这位上位仅4个月,常常将“改革”、“发展”、“未来”挂在嘴边的“2030愿景”总设计师、王国事务实际决策者高调地将自己与这个国家的全新国际形象紧紧地捆绑在一起。

但如今,屡受挫折的王储或许迫切地想要松绑这样的关系——当沙特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失踪案的矛头直指沙特政府甚至王储本人,其苦心打造的“改革者”形象被来自西方的指责声浪所淹没,他宣传国家经济愿景的努力也遭遇挑战。

作为去年备受瞩目的“未来投资倡议”国际会议的延续,第二届“未来投资倡议”大会定于本月23-25日在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举行。

这场被称为“沙漠达沃斯”的国际会议的规格之高,或许可以从它的“抵制名单”上窥见一斑——谷歌、优步、摩根大通、维亚康姆、福特、维珍、黑石、贝莱德、《纽约时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金融时报》、彭博社、CNBC……

这些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企业高管和媒体机构在卡舒吉失踪案爆发后陆续宣布拒绝出席沙特王储组织的盛会,而且名单还在不断拉长。

10月2日,沙特记者、《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踏入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馆后消失无踪,土耳其调查人员怀疑卡舒吉在领馆内受到严刑审问,随后被杀害并被肢解。

一时间,沙特政府和该国掌权者王储本人都受到了严厉声讨。拒绝出席即将举行的这场投资大会,成为西方商人和媒体表达态度的最直接方式。

尽管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16日宣称,将有150名发言者、数千名参与者出席这场以“投资转型”、“技术机遇”和“深化人类潜能”为关键词的投资大会,但诸多国际巨头的高调退出,使之失色不少。

这无疑是对沙特王储的又一重大打击。今年早些时候,被视作“2030愿景”标志性项目的沙特阿美IPO被迫暂停,年轻王储宏伟经济愿景的可行性再度受到质疑。而作为沙特王储面向全球投资者宣传其改革愿景的最大展览,这场原本可以为其今年惨淡的经济成绩单增色的“未来投资倡议”大会又面临折戟,可谓祸不单行。

目前,原计划代表特朗普政府出席会议的美国财政部长史蒂芬·努钦(Steven Mnuchin)尚未公开表态是否仍将赴约。特朗普当地时间15日向记者表示,努钦将在本周五前作出决定。

外交——特朗普政府的尴尬

与去年一样,今年的“未来投资倡议”大会仍将在利雅得的利兹卡尔顿酒店举行。这一五星级酒店因去年11月关押了包括王室成员在内的数百名沙特政、商高层而名扬国际。

然而,这场以“反腐”为名的突然抓捕和审讯,并未受到特朗普政府的过多关注。不仅如此,过去一年间,对于沙特阿拉伯扣留黎巴嫩总理、与卡塔尔断交、抓捕女权活动家、空袭也门平民等行为,以及不久前与加拿大因人权问题而产生的外交争端,美国官方皆未置一词。

《华盛顿邮报》称,去年,当总统特朗普选择在利雅得开启其在世界舞台上的首次亮相时,就已把赌注押在了沙特身上。那次访问期间签署的1100亿美元军售协议,无疑是特朗普最为重视的外交成果之一。

因而在此次卡舒吉失踪案发生后,国际舆论一度分析认为,美国仍会呈现出“事不关己”的姿态。美国总统特朗普9日首次就此事发声印证了这样的分析。彼时,特朗普仅表示“担心卡舒吉发声了不好的事情”。随后,尽管两党参议员联名致函白宫,要求特朗普对卡舒吉失踪案件进行调查,并评估是否针对涉案的国家或个人施加制裁,特朗普坚持为美沙关系及价值1100亿美元的军售协议辩护。

不过,随着事态的逐渐发展,风暴迅速从沙特与土耳其之间的地中海开始向外蔓延,席卷欧洲,越过大西洋,让白宫再也坐不住了。

在14日发布的采访中,特朗普表示,如果沙特确实谋杀了卡舒吉,将会受到“严惩”。被认为与沙特王储保持着特殊友好关系的白宫“第一女婿”贾里德·库什纳在9日与穆罕默德通话后,也拒绝与媒体讨论两人关系的近况。

同时,沙特在华盛顿错综复杂的“游说者关系网”似乎也开始瓦解。据《华盛顿邮报》12日消息,长期为沙特“公关”的“哈布尔集团”(Harbour Group)终止了与该国每月8万美元的咨询服务。《纽约时报》此前报道称,沙特与阿联酋去年在华盛顿花费了约百万美元“公关费”开展宣传攻势。

“虽然从远处看,美国和沙特的关系看起来坚如磐石,但其根本上仍有裂缝。”前白宫中东事务协调员罗伯特·马利(Robert Malley)告诉《纽约时报》,如果关于卡舒吉失踪案的一些“故事”被证实为真,可以想见这将对美沙关系造成深远影响。

“特朗普和特朗普政府现在都在走钢丝,我们将拭目以待后续的演出。”美国前驻沙特大使詹姆斯·奥伯韦特说。

统治——还未登基就遇诸多不顺

比走钢丝的特朗普政府更为焦虑的,似乎还有年轻的沙特王储。与去年的意气风发相比,这一年,王储显得有些诸事不顺。

尽管达成了开设电影院、允许女性开车等一系历史性改革,但围绕抓捕女权活动家的争议以及由此与加拿大产生的外交争端,使得沙特王储的改革成就被蒙上了一层阴影。与此同时,其在经济、外交、军事领域大力推行的政策似乎都并不那么奏效。

如今,卡舒吉失踪激起的的国际舆论压力,再度涌向这位“85后”当权者。

因而,尽管此前沙特政府上下一致坚称卡舒吉在进入领馆后不久便离开了,但随着特朗普政府态度的转变,沙特方面似乎也开始松动了。

当地时间15日晚些时候,CNN率先报道称,沙特阿拉伯正准备发表一份声明,承认失踪近两周的沙特记者卡舒吉死于审讯意外。

随后,《纽约时报》补充了一些细节,称沙特预计公布的声明中将承认王储批准了对卡舒吉的审讯或将其引渡回沙特的决定,但急切想要证明自己的情报官员却无能地导致了卡舒吉的悲剧。事后,情报官员还试图掩盖对局势的拙劣处理。

上述两份报道都援引了熟悉沙特计划的匿名人士。

似乎,沙特政府正准备建立起一道“防火墙”,将穆罕默德王储隔离在国际舆论的剧烈怒火之外。

不仅如此,在指责卡塔尔和穆斯林兄弟会幕后操纵国际舆论对沙特的不公指责但未能激起国际反响后,沙特还意图运用“人海战术”拉盟友站队。15日,该国首份英文报纸《阿拉伯新闻》历数了站队发声声援沙特的地区国家:阿联酋、巴林、埃及、黎巴嫩、阿曼、约旦、巴勒斯坦、也门,以及阿拉伯国家联盟、伊斯兰合作组织、穆斯林世界联盟三个国际组织。

“阿拉伯世界确认了他们对沙特阿拉伯的完全支持。”报道称。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提前两天率先表示支持的铁杆盟友阿联酋,上述站队沙特的声明大多是在十多天的沉默后于14日密集发出。

 

 

显而易见的是,在以卡舒吉的供稿媒体——《华盛顿邮报》为首的国际媒体的轮番舆论攻势下,沙特的宣传手段成效有限。

“除非沙特政府迅速而诚实地就这一可怕事件发表言论并采取行动,否则其声誉将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曾任小布什政府副国家安全顾问的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中东问题研究员埃利奧特·艾布拉姆斯(Elliott Abrams)撰文称。

自称为沙特新政权辩护者的艾布拉姆斯为穆罕默德的行为给出了一种解释——他必须将改革的步伐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不能任由民众施压来加快或减缓这一步伐。

 

Copyright © 2015-2018 彩娃彩票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系统要求:本站最佳浏览器分辨率为(1024×768)请使用谷歌或火狐浏览器体验更佳